吸血鬼的拥抱

平凡又不寻常的夜,乌黑的翅膀掠过星星的脸庞。‘啪’的几声就往更深黑的夜里前进。


黑羽滑落,与夜色融为一体。星星们眨着眼睛,观望着那翱翔在天际的恶魔。


白璧的哥德式古堡宏伟的坐落于群峰间。借着天上又白又亮的月亮,象颗珍珠般散发着异常的光。


恶魔在天上华丽的盘旋着,他注视这古堡有一段时间了,心想着到底是什么使这看似有些落寞的古堡如此美丽,然而没有头绪。天还是很暗,月还是很亮。


恶魔轻轻的降落在古堡北方的圆锥屋顶上,收起了翅膀。他甩了甩头,些许深青色的长发在银色的月光下摇晃,飞行了三天三夜,他的发丝早已布满了尘霜。他整了整身上的衣物,确保一丝皱褶都没有,然后优雅的再度滑落,来到古堡大门前。


伫立,巨大门扉上雕刻的蔷薇图案既古典又生动。这就是他摊开生命新篇章的大门吗?他微笑着将门打开,门上的朵朵蔷薇似祝福,看着这个年轻恶魔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大殿。


恶魔一般只能活到1000岁左右。这只穿着紧身黑色皮革的恶魔,外表虽然看起来象个十多岁的少年,实际年龄却已经接近220岁。仅仅只走过漫长生命中的四分之一而已,他的思绪就已经可以窥探到800多年后的自己。


他不想老去,因为一只恶魔的老去是这世上最可悲的事,尽管在那称为地狱的故乡,老年的恶魔随处可见。所以他出发了,在他即将满220岁时,他踏上了寻找永生的旅程。


可是这世上没有所谓永恒的存在,所以他总是找不到,就在最灰心的时候,他听到另一个传说中的生物的名词–吸血鬼。


那是种不老不死的生物。被阳光所厌恶,被神明所垂泣,极度不详的存在,也是扰乱世间平衡的所在。恶魔的存在是为了与天使抗衡,天空的存在是为了与大地分开,黑色的存在是为了衬托白色的洁白,可是吸血鬼没有可以对比的对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任何依赖。他们是最孤独,最浑浊的存在。


年轻的恶魔对这些其实并不关心。他要的是永恒的生命,即便那会背叛自己的宿命也是种浪漫。他是个向往浪漫的恶魔。吸血鬼的不可思议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事。而这个古堡,现在置身的古堡,就是这不可思议存在的窝穴。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几乎是这只恶魔还未诞生的年代,这里就谣传着吸血鬼住在这里的传说。


一排排的暗蓝色窗户在投射月亮的光,恶魔漫步窗边,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找错地方,他一路往最深的内部走去,别说人影,连猫影也没有一只。


但他还是向前走着,来到了走廊尽头最里面的房。那房门半掩着,恶魔轻而易举的就窥探到里面偌大的空间。


这间房几乎比他刚才所经过的房间都来的宽大,甚至可以和前厅的大殿媲美,而房间上方更是又高又深,象无止境延伸的空间,直通那顶端的圆锥型屋顶。


房里空荡荡的,甚至没有任何颜色。但这反而更突出了‘她’的存在。黑得发亮的柚木西式棺材摆在房里最中间的位置,棺材边点缀着多多黄金色的蔷薇,在棺材的下方围绕着纯白的百合。而‘她’就坐在棺材里仰着头,望着那高高的唯一窗户。月光自窗户洒下,可因为那窗户真的太高了,洒不到‘她’的身上。


没有灯光的房间,一切是那么的暗,可是恶魔还是看到了,看到了‘她’。


黑黑的发丝直泻而下,一直延伸到棺材里,白皙的皮肤象是随时都会被风吹散一样的透明。没有任何生气的坐姿就象是娃娃那样僵硬的坐着。虽是少女的样子却不是人。恶魔当下判定那是个人型傀儡。


他正想走开之时,脚步却停止了。 因为他看到那个‘傀儡’正斜视着他。不会动的玩偶竟然有双会看人的眼睛,恶魔开始对着跪坐在棺材里的玩偶感到好奇。


他彬彬有礼的问道:“我是来找这城堡的主人的。”


少女这次干脆将脸整个转向恶魔,无神的眼和一张带些勉强的笑容:“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很淡定的口气,很从容的声调,恶魔从新打量少女一番,想把这个印象深刻的刻在脑海中,这就是吸血鬼。淡薄的气质和毫无生命力的姿态。这就是那长生不老的存在。


少女轻轻的站了起来,步伐轻盈得就象飘一样,走出了棺材。她微微向恶魔行了一礼,说道:“远到的访客,有何指教?”


恶魔也向他行了一个礼:“亲爱的大人,我想得到永恒的生命。”


吸血鬼不禁错愕的看着恶魔,恶魔仅仅问道:“你能咬我吗?”


“叛离魔族。成为吸血鬼?”


“是的。”


吸血鬼不禁哑笑:“得到永恒的生命后呢?”


“当然是玩尽一切好玩的!”恶魔兴奋的说道。


吸血鬼却低下头来:“也不过是一朵玫瑰的寿命罢了。。”


“玫瑰?”


吸血鬼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于是,恶魔紧随着吸血鬼的脚步,走在复杂的古堡走廊。古堡就如外观一样的庞大,可是除了跟前的吸血鬼和那零星的家俱,就什么也没有了。


恶魔疑惑的看着前方的吸血鬼,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古堡里到底是什么感觉?好寂寞的吸血鬼。


而吸血鬼继续在前方走着,走着。


他们来到一个看得见夜空的花园,很美的花园,种了各种各样的花。


然而这花园的夜空没有星星。


恶魔对这花园的描述很简单,一个陪伴孤独吸血鬼的漂亮花园。只是那园中有个太过人工建造的的华丽架子,上面放着一朵玫瑰。恶魔目不转睛的盯着看,那朵玫瑰的红很娇艳,但它垂着的花魁,还有不断掉落的花瓣,却是那么的悲伤。


恶魔看得出神了,一朵玫瑰也会有感情。


“那是我的生命象征。”吸血鬼说道:“每个吸血鬼都有属于他的玫瑰,我们吸食的血就是用来滋养这些玫瑰的。”


“我怎么没听说过?”


“是秘密啊。”吸血鬼走到那朵玫瑰前,“只要持续吸血,它就永不枯萎。我也就能永远活着。”


恶魔仍旧一幅不信的表情:“我没听过有人用血液来种玫瑰的。”


“不是种。它反映的是我的生命状态。”吸血鬼说道。


“你有生命吗?”恶魔仍旧不信。


“我有感情。”吸血鬼睁着无神的眼看向恶魔:“你听过夜莺和玫瑰的故事吗?”


“没有。童话?”


吸血鬼点了点头:“很久很久以前,玫瑰是白色的,很纯洁的白。夜莺是夜间活动的鸟,没见过阳光,可它爱上了玫瑰的白,它误以为那是另一种光的体现,于是夜夜为玫瑰歌唱。”


吸血鬼说着爱怜的看着那悲伤的玫瑰,恶魔这才觉得眼前的吸血鬼很有真实感,吸血鬼继续说道:“玫瑰开花的那个晚上,夜莺唱了整夜的歌。当玫瑰终于完全盛开时,夜莺激动的想去拥抱它的‘光’,可是夜莺忘了,玫瑰有刺,夜莺的拥抱换来的是被刺穿心脏的下场。。。它的血溅在玫瑰上,从此玫瑰就成了红色了。”


恶魔忍住了想笑出来的冲动:“还是有白玫瑰的。”


“吸血鬼的玫瑰一定是红色的。”


“原来你们的玫瑰是为了纪念一只夜莺。那你们吸血也是为了那只夜莺?”说完,恶魔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多么荒唐的故事,多么煽情的说辞。


吸血鬼只是木讷的看着在笑的恶魔,没说话。


恶魔笑了一阵后,终于察觉自己的失态:“对不起,失礼了。你到底能不能把我变成吸血鬼啊?让我。。。”他看了一眼那朵玫瑰,嘴角又扬起笑意:“也拥有一朵纪念夜莺的玫瑰。”


“很抱歉。办不到。”


“为什么?”恶魔正经的问道。


“我很久没吸人血了。当然也不打算吸食恶魔的血。”


“可是这样的话,不是不能滋养你的玫瑰了吗?”


“嗯。”吸血鬼回答的很轻松,象是即将度假的小孩:“它快要枯萎了。”


恶魔呆了,应该说是傻了,他怔怔望着眼前的女孩,想起对那朵玫瑰的第一个印象,一朵悲伤的玫瑰。


吸血鬼继续说道:“当最后一片花瓣掉落时,我会看到将近三百年没见的阳光。”


“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阳光了。”


恶魔很想笑,他真的很想笑,可是他笑不出,连心底都无法笑,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缓缓吐出两个字:“真傻。”


“夜莺也很傻。”吸血鬼低下头来又抬头看着恶魔:“你也很傻。你追求的永恒和玫瑰和阳光又有什么不同。”


恶魔答不出话了,他第一次感受到永恒的遥远甚至虚无。他只是看着吸血鬼平静的脸庞,那张脸没有活了三百年的痕迹,却有活了三百年的疲倦。


“我们恶魔只能活1000年。我在这世上也只有1000年的时间。我只能玩1000年,太短暂了。”恶魔深深叹息,这不是平时的他,他总能嘻嘻哈哈的和人玩在一块,但他知道这是最真实的他,起码是心底最真实的自己:“我只想一直无拘无束的玩下去。。。”


花园顿时变得很安静。恶魔这时才发觉这里连虫鸣声都没有,一片死寂。然而这里的花是那么的生气勃勃,在月光下争艳,除了那朵落寞的玫瑰。


突然,恶魔向前牵起了吸血鬼的手,吸血鬼的手很冰凉,恶魔一阵寒心,但他还是兴奋的说道:“你咬我吧!这样玫瑰就不会枯萎了。我带你出去玩!说!想去那里?”


吸血鬼错愕的看着恶魔,长久以来的孤独已经让她忘了与人接触的亲密感,温度从恶魔的手心传来,她有种想哭的感觉。可是她早已忘了如何流泪,当然也忘了甩开那只温暖的手。


她半掩着眼,尽量让自己好不容易起伏的情绪回归平静:“你能玩的那么开心是因为你只有1000年的时间。”


恶魔无力的松开了手。


面对现实,谁都会发现永恒只是个奢侈品,人们只会在无限的永恒里感到迷茫,不知所措。永远也到不了尽头的世界是个多么令人恐慌的世界。


 恶魔再次被迫面对最实在的现实,最心底的自己,然后他笑了,笑得很狂,笑声震撼了整个花园,所有的花都微微晃动,除了那朵玫瑰。


他笑出了泪,想起吸血鬼见光就死的传说。


他停止了笑,正经八百的看着吸血鬼:“你爱上的是会伤害你的东西。你觉得值得吗?”


吸血鬼回以一个笑:“不值得。但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可没你那么傻。既然永恒不能给我永远的欢乐。我也不再奢求了。我要好好过我剩下的800年。”


吸血鬼没搭话,只是微笑。


恶魔撑开了翅膀,准备离开,虽然这次算是白跑一趟了,可是恶魔知道自己得到了比永恒更珍贵的东西。


“我要走了。”他说道。乌黑翼翅背对着月光,银色的光线在边缘延伸,看起来格外温暖。


吸血鬼挨近了恶魔,问道:“我能抱你吗?”


“可以。”恶魔想也不想的答应了,他是个有些骄傲的恶魔:“但不能咬我。我不想成为吸血鬼了。”


“嗯。”吸血鬼展开了一个笑。那是恶魔唯一觉得有温度的表情。


冰凉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身体,吸血鬼的身体慢慢靠近,她将脸搭在他的肩上,双手在他的背部慢慢靠拢。吸血鬼全心全意用她所能感知的部分去感受,所拥抱的躯体的温度,很温暖。比她想象的还温暖。


她闭上了眼睛,知道这一刻会永远化为所谓的永恒:“我叫素拉。”在那名为时间与记忆的地方。


“嗯。”恶魔回应道,也轻轻抱了吸血鬼一下,他不敢抱得太紧,吸血鬼的身体太冷,他怕被冻伤。


“谢谢。”吸血鬼松开了手,恢复了站姿:“和我说再见吧!”


“嗯。再见。”恶魔说着,想到自己不会再回来,而眼前的吸血鬼也快要死了,于是马上接着说道:“晚安。”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如此突兀的说出这两个字,可能夜色正浓,也许是因为再也不见。


吸血鬼只是继续微笑。那笑容很薄,象随时都被夜风吹散一样。恶魔想起在房里第一次看见吸血鬼时的情景,她在看着月亮。不,那眼神更加遥远,她一直在看的,是月亮反射的阳光。


恶魔挥动着黑翼,飞了起来。他没多看吸血鬼一眼,径自飞上了天。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很傻的吸血鬼。


然后在深深的夜空里,化为一个很暗很暗的点,最终消失不见。


恶魔离开那座古堡的很久很久以后,古堡来了一队由人类组成的探险队。那有着蔷薇雕刻的城门很重,探险队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在不破环城门的前提下,将门推开。他们在空荡荡的古堡里进行地毯似搜查,做着各式各样的古迹研究,一点也没有那个夜里,年轻恶魔的悠闲。


他们最终发现了那个偌大的房间,那里只有一具围绕着百合的华丽棺材,棺材周围的蔷薇图腾让鉴定家视为价值非凡,高处的窗透着接近正午的阳光,那光依旧洒不到地面上。而棺材里空空如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也发现了那个花园。当时是正午时分,烈日当头,照亮了花园每一寸的土地,甚至角落。可是花园里的花全都枯萎了,一片一片的都是深褐色的枯枝,看起来很悲凉。然而在这一片深褐里头,却散布着零碎的猩红,那是玫瑰的花瓣。


队员们诡异于为何花瓣还如此艳红之余,一阵强风袭来,将薄薄的花瓣全数卷到了空中。所有人都看傻了。


红红的花瓣在空中起舞,象天空掉下的血泪,那红刺痛了人心。而当风儿将花瓣卷到更高的高空时,人们眯着眼仰望。


那场景很温暖,不再让人悲伤。因为无数片独舞的花瓣,映着阳光。


有人赞叹地说道:“好美的拥抱。”


是的。很虚化又真实的拥抱。


《完》

4 則迴響於《吸血鬼的拥抱

  1. 写得好好,我喜欢这句,“那是种不老不死的生物。被阳光所厌恶,被神明所垂泣,极度不详的存在,也是扰乱世间平衡的所在。恶魔的存在是为了与天使抗衡,天空的存在是为了与大地分开,黑色的存在是为了衬托白色的洁白,可是吸血鬼没有可以对比的对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任何依赖。他们是最孤独,最浑浊的存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