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 2 (海贼同人)- 《疤》第九章



一个背影,倒退着走来,转身,蹲下,模了下襁褓里的婴儿,掀开襁褓的一角,手掂起挂在幼婴身上的十字架,挂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抱着幼婴,倒退着往后走去。
我反复琢磨着这个梦,那是比黑白无声电影更加黑白无声的桥段,甚至还是倒带,虽然重复做着这个梦,但依然没有更多的蛛丝马迹。
他还是那个他,永远朦胧的背影和只能看到十字架的正面
遗憾无法排遣,唯有把玩着手中他遗留的唯一纪念————那串十字架

我回到城镇,收拾着我那可有可无的行李。
我大约忘记了之前对老头的暴行,脑海里只剩下他的故事,再没有阻碍我出海的理由了,我不做那个隔岸观海的人
伙伴…………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我的航海生涯需要伙伴吗
老头的话让我心生感慨
我曾想过空儿,她是最支持我梦想的女孩,也是我认同的第一个朋友。
但是,我不会找她…………为什么呢?我不清楚,她大概不是那个我想共患难的人吧

次日我在街上游荡,寻找那种可以称为伙伴的人,来到步行街的露天广场,挑了块石凳坐着发呆
昨日夜里,本镇海军在距离本岛50海里的地方抓获了一群海贼,他们打着商船的名号,甚至没有挂着海贼旗,这伙三十多人组成的团伙公开承认,他们是刚从伟大航路下来的,据他们交代,他们航行一年多的时间,几乎看不到别的海贼。所以他们只能打着商船的名号在伟大航路的各个小岛上为非作歹,他们的落网,是否暗示着海贼这个名词将永远退出历史的舞台?让我们拭目以待…………”
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着这段新闻,并没有多少人驻足,人们脸上的冷漠与电视里海军的异常兴奋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那些海军估计是很久没看到海贼而在兴奋吧,更别提生擒了
不敢把旗帜挂出来的海贼,也算海贼吗?我啐了口唾沫,继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海军的官邸悄然跃入视野,里面小跑出来一队海军,肥头,大耳,满脸油舌。他们的形象与门口的招新帖交相辉映:
身高180以上,五官端正,没有案底…………
我想起老头的故事。那些可能是五十年前被海军牺牲掉的将士的子孙吧,他们继承着由父辈打拼下来的血汗资本,蹩脚的迈着行军的步子,喘息声盖过了一二一!一二一!
高矮不齐的两行背影消失在下一个拐弯路口,
我背对着站岗的士兵撒了泡很小声的尿,在听到他们大喝一声的时候头也不回的逃掉了。
……………………………………………………………………………………………………
我想起那帮叫我亲爹的小弟,在这里最繁华的夜市———城隍庙,我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他们依然在沿街乞讨,也依然装修了一套造型,只不过我认得出来而已
远远看见,一帮自称协警的人把他们连踢带踹哄到了路口,他们擦着脸上的血和泥,又扯着脸皮进去乞讨,再一次连踢带踹,再一次爬着进…………
正眼瞧他们的人都读得出他们眼神里的绝望,可是没人正眼去瞧
只不过要口饭而已
只是要活下去罢了
没有尊严的活下去
我是没有办法拉他们入伙的,没有尊严就不能上我的船

再见了,小弟们。

次日凌晨,我来到海边,翻过带刺的栅栏,来到一片富人停泊帆船的码头。
到处彩旗招展,据说明天就要开始东海杯帆船赛了。
那是富人们自视为高雅的运动,穷光蛋无法涉足的领域。
很不幸,今天我要打破这个传统。
我挑了一艘黑色钢琴漆涂制的帆船,那上面储备了充足的干粮和水,船头的位置赫然喷着它从娘胎里拉出来的日期:就在昨天
很好,我拍着它的尾部,就像拍着驴的屁股,我想它一定跟我一样迫不及待的要出海了
我解开了绳索,摆弄着桅杆,扯出了人生的第一帆。
日出了,温暖着这片阴冷了一夜的海,闪亮闪亮。
我就这么走了,没有哭泣和欢送的场面。海面平静如水,倒映着岸上的风景
镇上的路灯熄灭了,那些高楼大厦依然掩盖不了街道的冷清。我看腻了,幸好这是最后一眼。
另一头,是空儿待的地方,这个时候,棋园的倒是熙熙攘攘,挑菜的,卖海鲜的,晨起农作的,房顶飘着炊烟,淡淡的像我吐的烟圈
我望着岸上部分隔岸观望的人,不知他们看到我会作何感想。哦对了,我还没挂海贼旗,帆上还是东海杯的标志……先放下那些琐事吧,我,上贼船,在13岁那年,终于出海了。
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强烈的认为自己流着海贼的血脉,虽然无凭无据,甚至我的身世都没有头绪。
在那该死的城镇生存了13年,从没想过如何来到世上的,只知道要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想起身世,就想起十几年前在襁褓里看见的模糊的人影。他会是海贼吗,我流着他的血脉吗?
为何我只是刚踏上这片海,满脑子都是他的那些事。胡思乱想多了,他的形象竟似乎渐渐变得真实…………披着斗篷,戴着礼帽

1.我会永远记得那段航海的时光
老头说得没错,如果你就在海滩上看,你大概能看到潮起潮落,但绝不会有我现在的体验
夜晚,我会抛锚,找一片海域或者港湾休憩。清晨,第一缕阳光射进船舱,我就会起床,收好锚,挂好帆准备起航。我甚至不会去看指南针,只是照着日出的方向起航……追日似乎成了一种兴趣。
我挂上了海贼旗,以我胸口的十字架作为背景,配上骷髅,取了个名字叫暗夜十字海贼团
那名字我不是很满意,经常改动,可是我的旗帜不会变动。
我想起老头说的话,一个人航行是件枯燥无比的事情,我想我该找个伙伴,但是,找寻了很久,依然没有……我想,可能是自己打心底喜欢一个人待着吧
不过航行毕竟是愉快的
我想起了无数个

当夜晚来临,我躺在甲板上,打开船载的DVD播放《宾客斯的美酒》,海风在我的耳际潺潺流动,仰望星河北斗。我和着DVD吟唱着那首追逐大海的歌,视线变得模棱两可,淡淡的想起空儿和她的爷爷。
看着海天成一色,海倒映着夜的柔和;流水静静的与船擦肩,我就躺在离它们只有几十公分高的甲板上面
闭上眼,倾听大海的声音。
这就是大海给我那数不尽的乐趣之一吧,当然,海上的航行绝不会只有这些美好,但是踏足梦想的旅途,依稀回望,只有美的感伤
还有
当摇橹升帆的每一次,当停泊靠岸的每一次,当抢劫海军物质补给船的每一次,当猎杀海王类的每一次,当与不同种类的语言沟通的每一次,当上各个岛国交易买卖的每一次…………
2.因为它是那样的短暂
    一艘海军的战舰从我的后面驶来,他们的动力比我快的多,海军舰上的排炮是那么刺眼。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他们开火了,我扯帆就逃,炮弹打我眼前飘过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买的那点火药根本无济于事。我无数次改变着航道,他们的船仍旧形影不离,越靠越近,终于,那艘军舰堵住了我的船;终于军舰甲板上的海军蜂拥着登上了我的甲板
3.我的梦想到此为止
他们洗劫了我的船,甚至连我上顿吃剩的饭菜都没放过
我被摁在地上,天煞的白挨了阵打,从头到尾我都没机会还手,他们人太多了,一拥而上我就被反绑了。无意中我看到了他们的脸,那些肥头大耳映着晚霞,像红烧的猪头,那是当初在海军官邸看到的蠢猪啊,我撒了泡尿,他们竟然没去照,还来抓我?!
我完了!在出海仅有半年的时候,被生擒了。
宁为刀下鬼,莫为阶下囚!我抱着必死的信念纵身一跃跳进大海企图淹死自己,可惜仍没能逃脱。
他们何故不让我死?
军舰上走下一群人;然后,我明白了
下来的是一群记者,数不尽的话筒在我的跟前含苞绽放。
听着他们唧唧歪歪的口吐连环…………我只甩出了一句话
为了梦想,自由和大秘宝。


待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