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死与阿加莎奶奶的两部作品

废死,不是对犯罪者的赦免,而是为减轻人性里的暴戾。

这么说很理想化。在这里分享两部改编自英国著名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奶奶的影视作品:

故事1:东方列车谋杀案
神探波罗所乘的那节车厢发生了命案。搭客们的口供各异但一致指向男办女装的凶手在列车遭遇风雪而停驶时已逃之夭夭。神探却识破了搭客们的谎言,查出这节车厢的搭客都是早期一起撕票案的受害人与间接受害人的家属。而死者正是这起案件的主谋。真相是这不是一起谋杀案而是一场公开行刑。所有这节车厢的搭客都参与了。不只做假口供,他们每人还分担了罪行,都往死者身上插上一刀,这样就没人知道最致命的那一刀是谁插的了,也就减轻了心理负担还满足了报仇快感。影片的最后神探没有揭发他们,只是红了眼眶。

故事2:无人生还
一群陌生人因不同的目的与机遇来到一座孤岛上。一天死一个,每个死者都带着一段黑历史。隐藏着的凶手是名已不久于人世的法官。而不知情的女主在最后却主观的认为身外情人的雇佣兵是凶手而杀了他。法官最后现身并以自刎栽赃的方式迫使女主自杀,即便女主不愿意,满岛的尸体也会全算在女主的头上。完美的罪案,完美的审判,全是由一位法官策划。女主最后被揭发为了荣华富贵而曾经杀害了一位小孩。

有人说故事1是在讽刺陪审团制度,明显在暗讽这是另类的集体犯罪。有人说神探不举报他们是因为他们也放了神探一命,毕竟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他们只要杀了看穿一切的神探就没事了。

但我更倾向神探的‘废死’论。身为探员,他比谁都了解揪出凶手让凶手面对法律的制裁的职业道德与责任。他并不是出于同情或感恩而放了他们,而是要终止冤冤相报的恶果。他不支持他们的行为也绝对厌恶,放了他们就是对他们的最好讽刺。哪怕这也从此对他坚信的正义蒙上污点。

剧组把故事2的法官自刎那场戏拍得极度唯美,演员逝去的眼神空灵得可以让人联想到上帝,似乎谁都逃不过。但戏里的法官却一再自称是杀人魔,喜欢判人死刑,还喜欢看人行刑,所以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就策划了这么一出戏。

明理人都明白这也是法官安排给自己的审判。估计法官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会善终。他甚至坦言他一手策划的剧本应该是死在雇佣兵的手里。一个本应可以’安详‘病死的老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演这么一出?就是因为长期的死刑执行已经消耗完他的人性。

他坚信他的使命就是将凶手送上绞刑台,直到最后一刻。而他自己,会是他审判里最后的犯人。

死刑,是暴力的延续。它就像是罪恶引起的涟漪般,散开来,你以为消失了,却多多少少波及了更多原本与罪案无关的人。

废死其中的目的就是消除这样的涟漪。

你可以认为我说的仅是小说与戏剧情节,甚至是我个人狭义的理解。但我依然坚信,终止仇恨的方式是原谅与放下,终止罪案的最好方法是教育与爱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